什么影响了慕课学习者保留率和通过率

2016-10-25 来源: 招生部

经验表明,在一个“数字土著”的时代,大部分学习者需要通过在线学习获得支持和帮助。近年来,慕课(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已成为教育改革的某种象征,但其较低的保留率和通过率,也使慕课遭遇到质疑:作为一种面向全体民众的教育手段,它是否真正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慕课学习者来自发达国家,是有着良好教育背景的群体。即便如此,根据有关学者的统计,慕课的保留率仍然是较低的,大概在5%15%之间。如果希望慕课真正发挥其教育新形态的价值和作用,慕课研究者和设计者们必须关注学习者的保留率和通过率。到目前为止,此类研究尤其是实证性研究成果非常有限。

【数据来源与研究工具】

对保留率和通过率的较早研究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元数据,由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提供课程,借由慕课网(Coursera)平台向公众开放。本研究是目前关于慕课学习者保留率和通过率的最早研究,通过对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慕课学习保留率和通过率的预测因素研究,探究了学习者个性特征、前期经验、教育背景、自我承诺和内隐智力理论等因素对慕课保留率与通过率的影响及其程度。

本次研究的课程开设于2013年夏季。慕课网数据显示,有来自183个国家的33938个学习者注册课程。这些注册者中,来自美国的学习者占1/3,其次是印度、英国和加拿大,还有1/4学习者来自发展中国家。最初样本中男女比例为21,人数占优的学习者群体的年龄段为30岁至39岁;1/3的被调查对象获得学士学位,其中获得硕士学位者占1/318%为全日制学生,11%为半工半读学生,60%为全职工作者。前期调查数据显示,55%的学习者希望获得结业证书,67%的人有慕课学习经历。

课程由8个单元组成,每个单元结束都有一次检测。在大约34000人次的注册者中,只有3875人完成了前期调查,2357人通过了第一单元测试,最后只有1097位学习者完成了8个单元的测验。因此,这1097个样本用于学习者的结业分析,其中有效样本为1010个。尽管注册者人数高达三万余人次,但并不代表他们参与并投入了慕课学习。因此,本研究关注的仅仅是那些参与并投入的学习者,研究他们辍学或结业的影响因素,从而预测慕课作为高等教育传统课程的补充或替代品的未来发展。

课程历时8周,每周形成一个独立的单元,单元之间难度呈递增关系。课程有整体简介、开放链接和相关网页。每个单元由1015个视频组成,每周大约有90分钟至120分钟的视频。换言之,慕课学习者每周用于观看视频的时间,与普通高校面对面课程所用的时间大致相当。在视频中,穿插有一些小测验,学习者完成小测验并当场获知评判结果。除了“常规”视频课程,还有一些“嘉宾”课程作为补充视频提供给学生,如通过某社交软件呈现前沿学者的访谈等。学习者完成所有的测验,正确率达到80%者获得课程的结业证书。

测量标准具体包括前期调查、保留率和通过率的界定。其中保留率的测量标准,视单元测验的完成情况而定。之所以选择这种方法,是因为它最接近普通课堂的标准。其他测量方法,如学习者是否进入账户或观看视频等,其结果难以判断,因为有时候学习者只是打开了视频而并未投入学习。因此,以“是否完成单元测试”为测量方法,没有太多干扰因素,而且更易于操作。辍学(放弃课程学习)的判定标准,是以第一周检测中未获得成绩,且随后几周的检测中也未获得成绩的状况来判定的。对于跳过某些单元检测却又完成后面单元检测的情况,将其视为单元检测成绩缺失,而不作为辍学者看待,这与传统课程的判定方法相似。

本次调查使用统计产品与服务解决方案软件(SPSS 21)进行数据分析。如辍学分析使用的是传统分析方法,即生存分析法。第一周,完成前期调查,其中有1/6的学习者完成了前期调查,并至少完成了一次单元检测。对于保留率的生存分析,首先创造了生存量表并进行基本的描述信息,然后完成风险分析表。对于通过率的分析,主要采用了多元线性回归分析,以统计学习者最后的分数。

【结果与分析】

“自我承诺”是最重要影响因素

对于辍学分析结果,如预期的一样,学习者辍学发生最多的时段是课程刚开始阶段。填写完前期调查并完成第一单元的检测后,大约40%的学习者放弃。在第一、第二单元检测期间,学习者中又有1/4放弃。这表明,截至第二单元检测,放弃的学习者占到了注册学习者的1/2左右。第二次检测后,放弃的学习者比例大大降低。那些完成了三次单元检测的学习者,只有11%未完成整个课程。

关于学习者个性特征,数据支持了两种假设,即年龄增长和受教育水平与辍学相关性显著。有趣的是,学术经历和对慕课的熟悉程度与辍学相关性不大。相比之下,那些对慕课没有什么经验的学习者更容易终止学习。

研究发现,“自我承诺”是影响辍学的最重要因素。那些宣称自己不大希望获得结业证书或者不确定是否放弃的学习者,比起那些渴望获得结业证书的学习者而言,更容易终止学习。因此,增强学习者获得结业证书的愿望以及确保投入学习时间的承诺,能够降低学习者辍学的可能性。

其中,内隐智力理论未对辍学构成显著影响,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但这一发现有可能受到了学习者选择的影响,学习者一般会选择“智力增长理论”而非“智力天生理论”。

结业分析可以看出,教育程度和对慕课的投入精力程度对通过课程具有显著影响,其他因素未对通过率产生重大影响。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率的分析仅仅是在3875名学习者中完成8个单元学习的1010个样本中展开的,因此,有些结论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问题与讨论】

慕课具有教育变革的潜能

和任何领域一样,教育变革是一种必然。但变革的影响因素是否可测?能否确保变革的尝试都是正向的?这对于学习者的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慕课作为一种全新的数字化教育模式,具有教育变革的潜能。本研究对辍学和结业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是关于慕课辍学和成就预测的最新研究成果之一。

该研究结果具有很多启示。在8周的慕课学习中,那些具有慕课学习经验者辍学可能性较小,而年长的、有更多教育经验的学习者更容易坚持。其中“自我承诺”是辍学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建议设计者在学习者开始学习之前收集更多的数据,挽留更多对慕课期望较低的学习者,使其受益。其中内隐智力理论对辍学未形成重要影响,这一结论令人吃惊,这也许是因为本研究现有的样本量未能达到产生显著影响的程度。

【结论与展望】

应致力于帮助学习者获得成功

虽然本研究还存在许多局限,但还是为慕课将来的研究和发展指出了方向。首先从描述性分析可以看出,那些成功通过了慕课的学习者,一般来讲,都拥有良好的学习资源和动机。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慕课能够扮演好其预期的角色,即为学习者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机会,未来的研究应该更加关注如何促进那些缺乏教育经验和兴趣的学习者投入和坚持学习的课题。尽管对学习者放弃慕课学习有多种解释,但学习者“动机”应当是最值得关注的领域。高等教育机构如果为学生开设慕课,那么有必要对辍学的学生进行定性研究。

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德波尔所提出的,将所有慕课的参与度和保留率一视同仁是不合理的。慕课学习有其独特的启示和挑战,我们需要对学习者的通过率作新的思考。本研究表明,尽管一些学习者能够成功地参与并完成慕课学习,但并不表明这类慕课学习资源的设计真正成功地补充和替代了传统课程。尤其当学习者拥有较少的前期经验或学习动机不足的情况时,慕课学习者的保留率和通过率堪忧。

慕课作为一种低成本的教育形式,为所有学习者提供了学习的机会,那么如何发挥慕课的这一价值?今后的研究应该致力于如何促进、帮助学习者获得成功。


(摘自2016年10月13日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