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祖国在我心中——“五四”文学的转折点
《祖国在我心中——“五四”文学的转折点》 傅慧 参赛时间:2009-9-25

  题记: 经过60年的英勇奋斗,神舟大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初步繁荣昌盛另人瞩目的伟大社会主义国家。

  一部中国近代史,是中华名族为争取名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不断奋斗的壮丽画卷。在这109年进程中,发生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点。它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
  自由、民主、科学、人权、进步以及新中国,新社会,新文学等以“新”为特点的一整套规划和实践构成了我们现代化经验。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一个标志性的突破是白话文运动。同时也创立了《新青年》文学杂志。白话文运动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占据着中心的地位。“五四”新文化运动从根本上来说在于创造一种新的语言,同时也创造了一个新的价值空间。
  五四运动绝不是凭空发生的,也不是单靠少数先进分子的主观意愿和决心能够发动起来的。它是历史大趋势的产物,是中华民族爱国救亡怒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和发展。说到底,人们被那时祖国苦难境遇发出来的满腔悲愤,对创造合理的新社会的强烈追求,是五四运动能够发生的内在动力。
  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也许很难想象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在何等深重的苦难中,也许很难体会到,那一代中国人在几乎看不到一点光明前景的艰难岁月里是怎样为祖国的悲愤命运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煎熬。
  大家知道,中华名族曾经创造出居于世界前列的灿烂的古代文明,并且在几千年内连绵不绝,从来没有中断过。但是,中国在近代却大大的落后了,中国开始丧失独立的地位,沦为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甲午战争的失败,给了中国人极大的刺激。翻开20世纪历史的第一页,呈现在中国人面前的是一幅更加惊心动魄的图景,西方是八国联军武装占领中国的首都北京长达一年之久。
  中国真的要灭亡了吗?昔日的辉煌与任人宰割的现实之间所形成的强烈反差,使每个有血腥的中国人对这种屈辱和不幸格外感到无法忍受。“振兴中华”这个响亮的口号,便是中国民族革命先行着孙中山先生在中日甲午战争发生的那年喊出来的。它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顽强追求的目标。
  但是,前行的道路并不平坦。在这之后,日本军国主义者产生独霸东亚的野心,开始对中国进行规模空前而野蛮的侵略挤夺,他们向袁世凯政府提出企图独占中国的“二十一条”。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1919年1月开始举行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原先期望能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攫去的特权归还中国,而巴黎和会却不容讨论地把这些特权又交给了日本。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顾维钧在回忆录中写道:“以前我们也曾想过最终方案可能不会太好,但却不曾料到结果竟是 如此之惨。”
  这件事给中国人的刺激太大了,原来抱着很高热情期待的“公理站胜强权”,因此全部化为泡影。过高的期望,使这种失望带来的痛苦格外强烈。
  愤怒终于像火山那样爆发了。1919年5月3日,北京大学召开全体学生大会,并约北京13所中等以上学校代表参加,决定在第二天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
大示威。他们的文言宣言写道:“山东亡,是中国亡矣!我同胞处此大地,有些山河,岂能目睹此强暴之欺凌我,压迫我,奴隶我,牛马我,而不作
万死一生之呼救乎!”白话宣言中写道:“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国亡了!同胞起来呀!
  这是用血泪写成的文字。国势的危急,名族的苦难,使人痛苦,也催人奋进。五四运动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起步的。
  中国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高举马克思主义伟大旗帜,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在60年前彻底推翻了压在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
主义、官僚资本家主义三座大山,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起自己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从此开启了中华名族伟大复兴的征程。
  “中国”两字,铭记于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技术支持 | 友情链接 | 院长信箱
京ICP备05031032号 中国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监制
北京中农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